Recent Posts
Featured Posts

錄影進行中,請微笑!

每次與新機構合作,我都提出錄影治療環節(session)的要求, 這是普遍音樂治療(尤其NRMT)的工作流程。然而主管們總是神色變得凝重,嚴肅地解釋不能拍攝的理由,又疑惑地問我拍攝的原因, 每次我都耐心地,盡力地解釋,昨天參加了一個大師級治療師的音樂治療講座,聽 眾有同樣疑問,大師的回答很簡潔,很易讓人明 白,他提出4點:

1. 幫助治療師把參加者有反應的音樂記錄,在下堂使用

2. 容讓治療師(MT)以音樂人(musician)身份在課堂中創造音樂,與參加者互動, 環節結束過後MT翻看錄影,以觀察者(observer)身份分析參加者反應

3. 透過錄像檢視當時不以為意甚至忽略的反應,制定療程

4. 播放錄像給家人或主管觀看,讓他們更了解療程進度及情況

據我的經驗,批准錄影的家人和機構主管都肯定這流程,對第4點尤其受落。有機構將片段用作介紹服務的資源;有家人將片段給(參加者的)主診醫生看,結果激發新的治療方針。下次若有治療師不惜花費雙倍以上的心力為你/你的照顧對象攝錄療程,不妨信任他/她!